猫爪杯炒价过千 为什么85后与90后如此热衷花钱?

星巴克的猫爪杯火了,火得让人没有一点点防备。

前不久,星巴克一如往年惯例,在中国门店发售了樱花主题系列杯,其中以设计精致、软萌可爱的猫爪杯作为2019年的主打产品。

怎料,一场发生在年轻人中的“圣杯之战”打响了——由于产品的供不应求,熬夜排队屡见不鲜,还有人为了抢夺杯子大打出手。猫爪杯本身的单价也一路上涨,从199元飙升至1300元以上。

猫爪杯炒价过千 为什么85后与90后如此热衷花钱?

此情此景,不禁令人咂舌。

理性一点说,一只喝水用的杯子,哪怕长得再可爱,或许都难以配得上1300多元的价格,更是不值得人们“为伊消得人憔悴”甚至头破血流。既然如此,造就这种消费市场“怪现状”的根源,恐怕就要从“非理性消费”上寻求了。

1

关于非理性消费,最早可以回溯至19世纪末20世纪初。

当时,受到资本主义生产过剩、政府刺激与享乐主义风气盛行等多重因素叠加影响,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开始涌现出大面积的消费主义风气:人们格外注重物质消费,往往通过过度的金钱开销来换取物质占有,以此来满足其精神上的“畸形”需求,包括炫耀、攀比、享乐与占有欲等。

例如,倘若只是为了一般需求而购买服装,每个人在一个季度里拥有两三套就足够了,可要是为了赶时髦与炫耀而购买服装,那么极有可能二三十套都不会觉得满足。

用当时《华盛顿邮报》中的一句话来说:

“如果你谈论鞋的特性,你只需一两双;如果你谈论流行样式,你就是在谈论无数双鞋子。”

而以上,也便构成了非理性消费的雏形,即人们在各种因素影响下做出的有违常理的消费决定。

非理性消费者并不考虑如何满足自身合理的现实需求,而是出于满足某种心理需求而为之;他们在消费过程中并不会进行深思熟虑,且带有明显的从众、跟风倾向。

试想,这种消费现象如果只发生在少数人身上,可能不足以令人担忧,一旦相当一部分人群被卷入其中,人们就不得不提高警惕了。

事实上,针对这种消费现象,制度经济学的开山鼻祖凡勃仑在其著作《有闲阶级论》中已经做出了批判。

他认为,美国上流社会的新贵们为了赢得社会的承认与炫耀自己的身份,竭力模仿欧洲贵族们铺张浪费、炫耀奢侈的消费方式。他指出,“同任何其他消费类型相比,新贵们在服装上为了夸耀而进行的花费,情况总是格外显著,风气也总是格外普遍”,甚至如果有些人的消费没能迎合当时的社会习惯与风气,他们就会感到局促不安。这足以反映当时美国的非理性消费风气已经颇为盛行。